寒桑

无论你从北边的哪个港口进入阿堪那米你都将在拐角处看见一个台面 加勒洛这座分裂的城市即建于此 你可以在这里找到一切对立 旅人穿过加勒洛东边稀落的竹林来到他们们所以为的加勒洛 明亮宽敞 墙面整洁地板平坦 穿行的人们衣着光鲜对展示的物品评头论足 语言的华丽裹挟着建筑向上飞旋 你想从这繁杂的发音和费解的字句中挣脱出来 你走下台面 穿过西边下沉的坡道 巨大的睡莲在你头顶漂浮 坡道漫长无止而行走中的你感觉自己像是颗一路舍弃孢子的菌类 你决意寻找加勒洛的真正居民 你断定在虚浮的加勒洛下方隐藏着真正的加勒洛 在背阴的一面 干枯的落叶和垃圾后面居住着面目模糊的匠人 你循迹而去看见加勒洛的洞窟 灰头土脸杂物堆积 珐琅质马赛克碎片混在水槽中沉积的腐物中 锈迹斑斑的金属网被扭曲成山脉的轮廓被置于没有水管的洗手台上落满了竹叶 墙根堆积食物残渣和画湿壁画时滴落的业已干枯的灰泥 弃置多年的老机器上胡乱绕着染色后的羊毛纤维 基督和佛陀面面相觑 圣母和狎妓的图景一同出现 这里最隐蔽的墙根苔痕水迹下是精细描画的图腾 腐朽的木板沾着金箔 哪一块破布抖一抖会从其中掉出蝴蝶翅膀的碎片和宝石细粉 你如同拾荒者般游荡 当那些隐藏在角落里的物事不再让你感觉惊喜的时候你决定离开加勒洛 此时你将发觉两个加勒洛唯一的相近之处 你从未记得任何一个人的脸 游魂匠人和华服谈论者是不是同一个人在无数时空中的重复亦未可知 你在此时想起宇宙中那个孤独的电子 从时间之始到万物尽头的游荡 这个电子即是万物 宇宙即是一个电子的无数形态 即始即终

评论